<tr id="2omuq"><small id="2omuq"></small></tr>
<rt id="2omuq"><small id="2omuq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2omuq"></acronym><rt id="2omuq"></rt>
<rt id="2omuq"><small id="2omuq"></small></rt>
  • 中国台湾网移动版

    中国台湾网移动版

炎帝陵寝地,古木参云天

2021-01-21 15:13:00
来源:湖南日报
字号

  洣水河畔,炎陵山下,骄阳似火。

  8月20日,临近正午,到达炎陵县鹿原镇星火村,记者一行人浑身冒汗。在洣水支流斜濑水旁的霞塘,我们惊奇地发现了一片百年古樟林,清凉瞬间把人浇灌得舒舒爽爽。
  走进“原始树林”,一棵棵古樟桀骜不驯,枝干纵横交错,像一把把巨大的绿伞。树枝干上长满藤蔓青苔,枝上又生枝,密密麻麻。遮天的林荫挡住烈日的烘烤,凉风从水面吹来,人跟着树枝摇曳起来。
  350年樟树、380年樟树、400年樟树、110年枫杨……一户人家被十多棵“国宝”包围。得知我们此行前往炎帝陵,女主人段利娟热情相迎:“林下走30分钟,就可到炎帝陵,树下凉快,气温不会超过20℃。”
  喜出望外!我们决定弃车,沿着这片古樟林,在一片清凉中,徒步开启寻根祭祖之旅。段利娟爽快地为我们当起向导。
  斜濑水蜿蜒北上,水声潺潺。
  在霞塘一个小小的渡口,唐菊莲老人坐在水边的石头上,把短衫长裤洗得干干净净:“你看,这鸭子多漂亮!鱼,那是又肥又鲜。”
  记者手脚入水,清凉沁心。
  老人说,霞塘隔水与老祖宗相望,因临水而居,水害也多发。当地人历代遵循古训,不断在此种植香樟,视樟树为看护炎帝陵的风水林、保卫家园的防护林,禁止在此采樵、放牧,几百年来如此。
  段利娟出生于1986年,她清晰地记得,读小学时,学校每年春天组织在洣水边种树,那是他们祭祖的一种方式。
  几代人在洣水两岸相继种下竹子、杉树,如今都长得高大密匝,和樟树一起守卫河堤。
  炎炎烈日之下,树荫庇护,霞塘静谧幽深,只闻蝉鸣鸟叫。
  段玉成家的小院子同样被“国宝”环抱。由砖和石头砌成的房子,现已年久失修。“我们在镇上建了新房,但还是樟树下住得习惯。”段玉成的妻子刘奶奶说,这里3月最美,樟树籽还能做油呢。
  “350年,樟树,樟科樟属,国家二级”,段玉成家的院子中央,有棵350岁的古樟,枝繁叶茂,树干胸径有2米之多,记者们3人才能将其合抱。
  在段利娟看来,霞塘的四季都漂亮。春天,沿河都是金银花,竹笋拔不完。夏天,这片河边的百年古樟密林,保持着20摄氏度的凉爽,晚上睡觉要盖被子。到了秋天,枫杨树叶变黄,一派绚丽。冬日,落了雪的樟树林更像是童话世界。
  段利娟在东莞打工,这些天她回霞塘避暑。可惜美好的时光短暂,又要回广东了,她把霞塘美景拍了一次。自家楼顶上的日出、河边东风山的夕阳,随手一拍都是“大片”,“朋友圈”里都来点赞。霞塘的日出日落,是她眼中的浪漫一景。
  “何不把你家改成民宿,自己经营?”
  “来炎帝陵祭祖的游客很多,但这片古樟树林还是一个隐秘的角落。如果做,我也觉得能火。谢谢你们宣传霞塘。”
  炎陵县绿化委办公室提供的古树名木普查统计资料显示,在洣水沿河的鹿原镇、三河镇一带,有古樟树群落6个,树龄100年以上的樟树有1100余株。其中鹿原镇霞塘群落为最,数量超过600株,绵延约2公里。清同治版《酃县志》载:霞塘“古木阴翳,烟云出没,盛夏生寒”。
  绿荫下,我们快乐前行,野花野草一路相伴。
  斜濑水汇入洣水,河面变宽,水量愈发充盈,水声更大。刻有“鹿原陂”三字的石壁突然跳跃到眼前,字体苍劲有力。
  炎帝陵到了。
[责任编辑:李航]

相关新闻

江西福彩